第八章

    一

    凹凸山五月的乡村明媚清爽。此时正值春耕季节,陈埠县的老百姓们在梁大队长的吆喝下,放心大胆地下田劳作。

    虽然前一段时间因为给朱二爷拜寿的事情犯了错误,但鉴于种种考虑,加之梁大牙认错态度较好,基本上没有给他实质性的处罚,只是被杨庭辉和王兰田拍桌子摔板凳狠狠地训斥了一顿,差点儿还关了禁闭。此后,梁大牙就老实了许多,再也不敢擅自乱动了。

    梁大牙自小生长在凹凸山区,晓得民以食为天的古训,也懂得一年之金在于春的道理。日本鬼子搞封锁,上级号召衣食自给,发展生产。梁大牙琢磨自己当着个大队长,就是一方父母官了,搞生产不就是种庄稼么?本大队长跟日本鬼子打仗都不含糊,庄稼之道就更不外

    行了。于是亲自动员,号召陈埠县境内,不论军民男女老幼,凡是有力气的,一律下田。

    这里俨然是清朗世界了。只要梁大牙还在陈埠县,老百姓就觉得没有什么可怕的。

    在战争的缝隙里,梁大牙以其特有的方式在自己的辖区内营造了一副生动的耕作景象——

    田野无边,八路军官兵挑着秧箕在田埂上来回穿梭,毛竹扁担忽闪忽闪咯吱咯吱鸣唱着山野小调。妇救会员们也是赤膊上阵,大嫂子小媳妇你追我赶,一边栽秧一边笑闹,脆脆的笑声和悠长的秧歌便在山野里飘荡——

    五月里来好风光

    哥挑秧棵走水乡

    细皮嫩肉的妹子哟

    接住把子你心别慌……

    唱这歌的,多是挑秧把子的男人。凹凸山河长山宽,男人大都有一副好嗓子,音质洪亮,咬词儿分明,唱曲里以黄梅调儿居多,也掺杂一些京戏楚剧和梆子味儿,而且随意性很强,可以根据自己的情绪和需要,随时改动词和曲,想怎么唱就怎么唱,怎么唱着来劲就怎么唱。

    五月里来好风光

    妹子踩水栽秧忙

    粗手大脚的莽哥哥呀

    弄湿了妹的花衣裳……

    这样的歌子里,就有一点缠绵的意思了。唱歌的也未必弄得很明白,只管扯起喉咙唱就是了,祖传下来的就是这么个唱法。县大队的官兵同陈埠县境内的群众关系都很密切,尤其是中心二区的妇联同志们,热辣辣革命豪情似火,经常寻八路兄弟开些油荤玩笑。

    五月的云彩天上走

    妹子栽秧棵水里头

    莽哥的把子净净的亮哟

    稳稳地捧在妹子的手……

    这样的歌是大姑娘小媳妇们唱的。这歌不知生于哪年哪月,凹凸山的妮子自从长到下田的年龄,便都会唱,唱得脸上彩云飞扬。

    日头过了头顶,偏到了西边。太阳浅浅地蒙了一层灰色,田野的喧闹已经进入高xdx潮,秧把子如同暮归的燕子满天飞舞,白亮的水花东一片西一团迸得银光四射,秧歌声此伏彼起,粗犷浑厚的男音和颤着调儿的女音响成一片,这边才停,那边又起,酣畅淋漓地放射出凹凸

    山淳厚古朴的性格,浓郁的山乡民风在广袤的田野里弥漫扩散。

    唱到这个气候上,就开始耍泼了——

    妹子的秧棵呀绿汪汪

    漂在亮亮的田埂上

    手搭凉篷那个偷偷地看

    噗噗嗵嗵咿嘿心里慌……

    这些歌不光是男人们唱得起劲,妇救会的那些女人们也和得精彩,秧田里呈现一派融融的快乐景象。梁大牙和他的士兵们也乐呵呵地融入其中。

    却没想到,有一个人不乐意了,这个人就是陈埠县县大队的副政委东方闻音。东方闻音是在上海的洋学堂里长大的,哪见过这般闹闹腾腾的场面?没受过乡野俗风的熏染,自然也体会不到这些秧歌给劳作者带来的快乐。

    到陈埠县工作,事前杨庭辉并没有征求过东方闻音本人的意见,也没有任何别的什么人征求过她的意见。对于组织的安排,个人服从是无条件的。可是既然来了,她就得同梁大牙这样莫名其妙的大队长“并肩战斗”,就得像个副政委的样子,要把部队带好,要往健康的道路上引导。

    东方闻音红着脸找到梁大牙,说:“梁大队长,你听这些歌唱的是什么呀?八路军战士唱这样的歌,恐怕影响不好。”

    岂料梁大牙大牙一龇,乐了,说:“影响是个甚么东西?栽秧不唱歌哪行啊?没见过有谁栽秧不唱歌的。闷着头干活,那不累死人吗?就得唱。”

    东方闻音说:“要唱,也得拣些词儿……拣些好词儿唱。你听这歌多粗俗啊,哥啊妹的,不三不四的,酸溜溜的让人心里直犯腻歪。”

    梁大牙看着东方闻音,有点发懵,突然眨了眨眼睛,不怀好意地说:“东方政委你听着,本大队长给你唱一个凹凸山最有味道的歌子,那可都是最好的词儿。”

    说完,向田里扔了一个秧把子,一个青年妇女接着了,冲梁大牙笑笑。梁大牙便扬起手向田里摆动:“听着啊,对来——呀!”然后龇开大牙唱了起来——

    嫂子你系紧小褂子

    别叫咱看见胸脯子

    那回才瞧了一下子

    你就打咱耳巴子……

    唱完之后,还得意地拍了拍屁股,冲着东方闻音直乐。东方闻音羞得无地自容,恨不得一脚把田埂跺个大坑钻进去。举眼偷看田里那位接秧把子的青年妇女,却是面不改色,直起身来接口唱道——

    兄弟你扛好枪杆子

    别钻人家的篱笆子

    战场下劲杀鬼子

    嫂子送你熟桃子

    果然是凹凸山的女人,把秧歌唱得清脆鲜亮,声调儿不沙不哑,嗓门儿不高不低,唱词儿不卑不亢,人情儿不远不近。

    东方闻音却是再也听不下去了。起先她还只是觉得别扭,现在她简直是恼怒了:她毕竟是组织上派来的副政治委员——何况她还代理政治委员的职责呢?她的战士们——尤其是梁大牙之流竟然同凹凸山的农妇打情骂俏,让她从心底感到不安,感到不规矩,感到有必要纠正。

    梁大牙唱得意了,脸膛子胀得红扑扑的,秧把子扔得射箭一般——田里的女人们配合默契,一把把全都稳稳入手。

    东方闻音恨恨地瞪了梁大牙一眼,把脚伸进田里涮了涮,穿上草鞋走了。

    第八章

    二

    晚上,痛痛快快地累了一天的梁大牙在房东家院子里冲澡,警卫员黄得虎一盆一盆地往他身上泼凉水,快活得哇哇直叫。

    东方闻音一路心事重重地过来了,站在门外喊:“梁大队长!”

    梁大牙一听,就知道东方闻音是为了白天唱歌的事兴师问罪来了,于是便故意磨磨蹭蹭,过了好大一会儿才装腔作势地答道:“本大队长正在公干,请勿惊扰。”

    东方闻音说:“我有急事找你。”停了停又说:“我给你提意见来了。”

    梁大牙在里面哈哈笑了起来,传出话来:“你那个意见不提不行么?”

    东方闻音提高嗓门,坚决地回答:“不行!”

    梁大牙又笑了,说:“你那个意见明天再提不行么?”

    东方闻音说:“不行,现在提,好像都有些晚了。”

    梁大牙噢了一声,叮里咣当一阵动静之后,喊道:“那——好吧,有请政委同志。”接着就是怪腔怪调的一嗓子:“大牙这厢有——礼——了。”

    东方闻音便推门走了进去,跨过门槛,看见梁大牙仍然泡在杀猪大桶里,光着膀子吸冷气,才知道他还没有洗完。此时已经是进退两难,又气又恼,只好转过身去,说:“你出来穿好衣服。”

    梁大牙嘻嘻一笑说:“本大队长这个澡还得洗上个把时辰,有话你就站在那里说吧。”

    东方闻音的眼泪都快气出来了,脸色一变,说话的声调也变了:“你,你,梁大牙你还像个八路军的干部吗?你简直是个泼皮无赖。”

    梁大牙吃了一惊,察言观色,才知道东方闻音这回是真的恼了,便收敛了嬉皮笑脸,穿着大花裤头跳了出来,搂着膀子跑到里间,三下五除二地擦干身子,穿好衣服,一本正经地走出来,捋过一条长板凳往东方闻音面前一横说:“坐。”

    东方闻音气鼓鼓地说:“不坐,就站着说。”

    梁大牙哈哈笑了两声,皮笑肉不笑地说:“咦唏,气儿还不小。”阴阳怪气地干笑两嗓子之后,腔调陡然一拐,说:“可是,本大队长历来就有个规矩,不跟站着的人说话。你不坐下来,本大队长就不听你的意见。”

    东方闻音气呼呼地坐下去,仍然把脸蛋子憋得鲜红,说:“坐就坐。”

    梁大牙窃笑了,他约莫他的小把戏已将东方闻音的火气泄了一点,自己也捋了一条长板凳同东方闻音面对面地坐下,挤眉弄眼地说:“你找咱做什么?又要批评咱?不就是唱了几个歌子么?凹凸山的老百姓唱了几十年几百年,你个小小的……你能把这个风俗改过来?真是少见多怪。”

    东方闻音说:“我们是八路军,要遵守八路军的纪律。”

    梁大牙说:“《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是你教给咱的,里面有不偷针不偷线,就是没说不让唱秧歌。唱个秧歌不偷不抢不奸不淫,犯了哪道天条?”

    梁大牙这么一说,东方闻音一时反而语塞。她没想到梁大牙嘴巴还挺利索的。

    见东方闻音发窘,梁大牙话锋一抖,转守为攻:“要说意见,本大队长对你倒是有一个意见。”

    东方闻音吃了一惊:“什么意见?”

    梁大牙说:“咱是个粗人,一根肠子通屁股,直来直去。我问你,你们是不是不相信咱,不放心咱?”

    东方闻音更诧异了,反问道:“谁是你们呀,谁不相信你不放心你呀?”

    梁大牙冷笑一声:“别给老子打马虎眼了。你和宋队副、马师爷,还有几个中队副,常在一起嘀咕事儿开小会,都背着我,是个什么意思?”

    东方闻音恍然大悟:“噢,你说的是这档子事啊。梁大牙同志,我跟你讲,那不是开小会,那是开党的会呢。你不是党员,当然不能参加。”

    梁大牙一听此话不是个味儿,眼珠子就瞪圆了,一蹶子跳起来,大声嚷嚷:“咦唏,咱都当上八路军的大队长了,怎么能不在党呢?你们弄错了吧,本大队长是个老共产党了。”

    东方闻音噗哧一下笑出了声,然后耐心地解释说:“共产党和八路军不完全是一回事,参加了八路军还不等于就参加了共产党。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先进组织,八路军只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一支军队。共产党领导的军队还有新四军和其他的抗日武装以及地方组织。”

    这一席话差不多都是杨庭辉和张普景逐字逐句教给她的,今天终于都派上用场了。看得出来,那个一向张牙舞爪的大队长也被镇住了,听得抓耳挠腮。东方闻音的心里不禁感慨,难怪张普景总是说思想政治工作法力无边呢,果真如此啊。

    梁大牙听了半天,总算弄明白了点,一拍脑门说:“噢,你这么说咱晓得了,共产党是老子,八路军是儿子。共产党有好几个儿子,儿子在了党也可以当老子,是不是这个理啊?”

    东方闻音觉得梁大牙的这个比方不伦不类,但也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于是点点头说:“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

    “那咱什么时候能在党啊?”梁大牙穷追不舍,又问。

    东方闻音说:“你不是说我们开小会吗?我告诉你,我们这几天倒是真的开了几个会,就是研究你的入党问题。”

    “咋样,大伙同意了吗?”梁大牙紧张起来。

    “有的同志同意,有的同志不同意。”东方闻音如实相告。

    梁大牙顿时怒目圆睁,咬牙切齿地说:“他娘的谁敢不同意,我砍了他的脚后跟。”

    东方闻音抿嘴一笑,露出两排细白的牙齿,说:“你看你,又急躁了吧?这也是有的同志不同意你马上入党的理由之一。”

    梁大牙愤愤地说:“老子跟鬼子作战,从来都是裤腰带吊着脑袋。我不在党,谁配在党?你们那些在党的,我看没有几个能跟老子比的。”

    东方闻音沉默了。

    第八章

    三

    在来到陈埠县之前,除了张普景郑重其事地找东方闻音谈话,布置她“如果发现有背叛党的利益的行为,只要证据确凿,你可以代表组织随时临机处置”之外,杨庭辉也专门单独召见她,语重心长地对她说了许多话,明确了一点,改造和帮助梁大牙,是她的中心任务。

    还有,离开梅岭之前,特委的江古碑也跟她谈了话,还送了一个小本子给她,上面写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东方闻音同志,你是要到一个十分复杂和危险的地方工作了,我等待你的平安和胜利。”并且再三交代她,这个小本子不要让别人看见,尤其是不能让梁大牙看见。东方闻音不知道江副书记的这个“求索”指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他说的“危险和复杂”是不是指对敌斗争的形势,但是她从江古碑的目光里感受到了一种深沉而又难以言说的情感。显然,江古碑对她跟梁大牙一起工作也是极不放心的。

    可是,他们为什么对梁大牙如此信不过呢?

    “并肩战斗”一段时间之后,她发现了,他们对梁大牙不放心是有道理的,只不过问题没有他们、尤其是没有张普景和江古碑他们想象得那样严重罢了。梁大牙这个人,优点有多少,毛病就有多少。鉴于职责在身,东方闻音从来不想跟梁大牙弄僵,尽管在秧田里被梁大牙弄了一肚子气,但经过一个下午的冷却,心情就好些了。

    想了一阵,东方闻音温和地说:“梁大队长,我们大家都很钦佩你作战勇敢。可是,仅仅凭这一条,还不够入党条件。一个人入党,是要接受考验的。我们党支部也对你进行了考验,大家认为你总的表现是好的,但是也提出了几条意见。你如果能够虚心接受,认真改

    正,入党就能通过了。”

    梁大牙气鼓鼓地说:“我知道了,是狗日的宋队副和马师爷在背后给老子使绊子。”

    东方闻音严肃地说:“梁大牙同志,你说话要负责任,没有谁对你使绊子,同志们提意见是对你的爱护。”

    梁大牙冷笑一声,翻了翻眼皮子说:“那好吧,你把那些意见给咱转过来,说对了咱就改正。倘若瞎说,咱就权当放他娘的屁。”说完,站起身来,伸腿将长凳踢到一边,索性蹲了下去,呼哧呼哧地卷出了一根枪管粗的大烟卷。

    东方闻音说:“我还可以告诉你,这两个人不像你想的那样是来监督你的,他们都是很有作战经验的人,是来帮你一起工作的。”东方闻音说的是心里话。一起来到陈埠县之后,东方闻音一直暗中注意宋、马两个人的行动。她揣摩组织上之所以把自己派来,可能是出于

    一种无奈,也可能是一种策略。而宋、马二人到陈埠县来,则可能是真正负有重要使命的。但是在一起工作的这些日子里,她还没有发现这两个人有什么反常行为,这使她在暗中松了口气。因为前些日子她的心里一直很矛盾,她既不能有负组织的嘱托,又不想看到梁大牙受

    到伤害。梁大牙在日本鬼子面前再神气再张牙舞爪,但他在组织面前还是渺小的脆弱的。当然,这些属于组织内部掌握的事情,是不能告诉梁大牙的。

    东方闻音接着说:“大家给你提的意见还不少,我拣主要的说。第一,你梁大牙同志勇有余而谋不足,打起仗来,虽然有匹夫之勇,但是缺乏战术意识。”

    没想到这一条梁大牙倒是认得挺爽快,咧嘴一笑说:“这个咱晓得。往后作战,一要坑鬼子,二要蒙鬼子,三要哄鬼子,四要骗鬼子。一句话,就是要设圈套给鬼子钻。还要会用地势。山沟子能挡鬼子,河坎子也能挡鬼子,树林子里面还能跟他弄点迷魂阵。咱可以跟他

    真打,也可以跟他假打,可以把他弄到西边打,也可以把他撵到东边打,怎么痛快咱就怎么打。打得过他咱狠狠地打,打不过他咱就溜之乎也。说到底,就是要多出点子,不能光靠挥大刀片子。”

    一席话说得东方闻音目瞪口呆,她很陌生地看着梁大牙说:“呀,梁大牙,你的进步可真快啊,这一套你是从哪里学来的?”

    梁大牙得意地说:“这有什么学不学的,熟能生巧嘛,杀猪杀多了还讲究个刀法呢,咱跟鬼子打仗,当然更得讲究个招数。咱活人既不能让尿憋死,也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杨司令看得起咱,让咱当大队长,咱当然不能光吃干饭不琢磨事。”

    东方闻音很高兴,说:“好,这一条你觉悟了,就不多说了。第二条,你现在是抗日军人了,还是个大队长,要注意形象,不能动不动就骂人。开会讲话,不要老是蹲在桌子上。说话要有重点,不要东拉西扯,更不要满嘴脏话。”

    这一条梁大牙也没有反驳,阴着脸想了一会儿,点点头说:“东方同志你说得对,咱们当官的得像个当官的样子。古时候兴走八字步,咱如今也得站直说话,再也不能蹲桌子了。往后说话,我也说第一第二第三第四,跟你一样,有板有眼。脏话不说了,要是记不住,你

    提个醒,在下面踢一脚也行。八路军的大队长说话,是得有个讲究。”

    东方闻音注视着梁大牙,真是打心眼里欣慰。的确是人不可貌相啊,别看梁大牙又粗又躁,心里还是很有数的呢。照眼下的情形看,梁大牙的工作还是好做的。

    但是,接下来的问题就有些棘手了。

    东方闻音扬起眉毛,微微一笑说:“梁大牙同志,你知道同志们还有一个什么意见吗?也是比较重要的一条。”

    梁大牙的耳朵一下子竖直了,紧张地问:“什么意见?”

    东方闻音在心里笑了一下,说:“就是……生活作风有点不检点。”

    梁大牙被弄糊涂了,鼓起眼珠子问:“啥叫生活作风?啥叫不检点?”

    东方闻音尽量做出轻松的样子说:“比方讲,握住个女同志的手老是不放开,看见个好看的女同志话就多。我听说,二区区长岳秀英来送军鞋,你满院子撵去拧人家的……我都说不出口,你那样子做,哪里像个八路军的干部嘛?”

    梁大牙愣了愣,嘿嘿干笑两声,不吭气了。岳秀英是陈埠县境内的惟一一个女区长,二十来岁年纪,瓜子脸,丹凤眼,柳叶眉,一笑腮上便飞酒窝。那娘们儿快人快语,说起话来还挺风骚的,颇对梁大牙的脾气。岳秀英的屁股的确被他摸过几把,那是赖不掉的。

    梁大牙理屈词穷,挠了挠头皮嘻嘻一笑说:“那是逗着玩儿,咱的屁股不是也让她拧了吗?那娘们儿劲儿挺大,把咱腰根子都拧肿了。不信你来摸摸。”

    东方闻音哧啦一下红了脸,又好气又好笑,说:“梁大牙你昏了头,我是你的副政治委员,你要放尊重点。”

    梁大牙嬉皮笑脸地说:“还不够尊重吗?我把你请过来,还想娶你做娘子呢,那该算尊重到家了吧?”

    东方闻音的眉眼一起红了,颤着嘴唇说:“梁大牙你不是好人,欺负女同志,我要向司令员反映你。”

    梁大牙一脸的奇怪,说:“你这个同志也稀奇,我说要娶你做娘子,那是喜事么。你不乐意就说不乐意,凭啥说咱欺负你?”

    东方闻音板起脸说:“那好,这回说清楚了,我不乐意。下次不许乱说了。”

    梁大牙倒是认真起来了,“别慌,你还得说清楚,给咱梁大牙当娘子,你凭啥不乐意?”

    东方闻音跺跺脚说:“梁大牙你是怎么回事?你想让我不理你吗?”

    梁大牙一头钻进了牛角尖,梗起脖颈子说:“理不理我是你的事,乐意不乐意给咱当娘子也是你的事。可是你得说给咱听听,为啥不乐意?是不是咱有啥让人不能容的毛病,说出来咱也好改正。”

    东方闻音这回算是领教了梁大牙的胡搅蛮缠,想跟他好好谈谈吧,又恐怕他装疯卖傻,跟这样的人浑身是嘴也谈不清楚,只好应付说:“这不是什么毛病不毛病的,我们两个人之间只是同志关系,没有……”东方闻音感到没法再说下去了。

    梁大牙毫不松懈,急切地问道:“你说咱俩没有什么?”

    东方闻音半天没吭气,站起身来笑了笑说:“梁大牙同志,这个问题很深奥,真的,我也说不清楚。你不要想得太多。你再乱说我真的不理你了。眼下,学习是你的当务之急。杨司令员给你的那本书,你要把字认全了。学透了那本书,你就会有很大的进步。”

    梁大牙也是好长时间没开口,想了很长时间才说:“那件事眼下先不说了。咱再问你,改掉你们大伙说的那些毛病,再学好杨司令员给咱的那本书,咱就能在党了么?”

    东方闻音点点头说:“我想那可能就差不多了。”

    梁大牙仰起脖子,瞅着东方闻音的脸认真地看了一会儿,渐渐地变得一本正经起来,气壮山河地说:“那——好吧,咱就听你的,赶紧改掉毛病,争取早日在党,也争取咱们两个早日有那个什么……”

    东方闻音噗哧一下笑出了声,说:“好哇,那就要看你的行动了。”

    第八章

    四

    梁大牙漫长的人生修炼从此就开始了。

    在此后的日子里,梁大牙当真收敛了不少。骂人少了,脏话少了,二区女区长岳秀英来送军鞋,他再也不满院子撵人家拧人家的屁股蛋子了。

    话少了许多,也就深沉了许多,还成天捧天书一样捧着本小册子《关于游击战争的战术问题》,点头哈腰地去请东方闻音教认生字。学文化是一件费心伤神的事情,但是跟东方闻音在一起学文化却是一件让人快活的事情。最初只学认字写字,然后记事——早晨起来干

    什么,晌午干什么,夜里干什么,流水账一般。再往后,就记战斗经过,写出自己的看法,渐渐地就有一点思想在里头了。

    更让东方闻音惊奇的还是梁大牙对于上级精神奇怪的领会方式。梁大牙入党宣誓那天,杨庭辉又给了他一本小册子,那是上级关于目前任务的决定。回来后他自己鼓捣了半天,还是有许多字认不得,于是就去找东方闻音。东方闻音先读了一遍:“……应该看到,对日

    本帝国主义的作战是艰苦的持久战,要打倒敌人,必须准备作持久战。八路军和新四军的基本任务,是坚持独立的游击战,并在有利的条件下进行运动战,配合友军作战,创立敌后抗日根据地,保存与扩大自己的力量……”

    东方闻音读完之后,梁大牙半天没吭气,要求东方闻音再读一遍,然后问:“配合友军,这个友军指的是谁?”

    东方闻音想了想说:“应该是除了八路军和新四军以外的一切抗日军队,但主要的可能是国民党军队。”

    梁大牙又问:“有利的条件指的是什么?”

    东方闻音说:“当然是能够保证战争胜利的条件。”

    梁大牙一拍屁股说:“我明白了,我知道我的任务是干什么了。过去我们打仗凭一股蛮劲,不动脑子。杨司令教给我两句话,保存自己,消灭敌人,我过去一直没有琢磨透,我还以为是两个任务,两个任务一样重要。现在透了,这两句话其实是一件事情,保存自己是第一位的,只有首先保存了自己,才能谈得上消灭敌人。所以啊,往后咱们的仗还不能瞎打,该打的不该打的,能打的不能打的,非打不可的可打可不打的,咱都得多留几个心眼儿。”

    东方闻音细细琢磨,话粗理不粗,这个梁大牙还真不简单。

    以往开会,梁大牙从不怯场,大大咧咧往台上一站,捋起袖子就信口开河,雅的俗的粗的细的一锅粥,传达军区指示,能传达十几个卵子鸟毛灰出来。而如今反而没那么从容了,每次开会之前,都要先认真准备一番,讲完话之后,还私下里找东方闻音,诚惶诚恐地听她

    的评价,听听她的鼓励也听听她的批评——这是梁大牙的又一重要变化。

    还有,自从有了一点文化之后,

    梁大牙就自以为是知识分子了,并且让人从分区搞了一支毛笔和几块墨砚,练起了毛笔字。头一天攥着毛笔,梁大牙别的不写,单练“东方闻音”几个字,东方闻音见了,顾忌影响不好,就制止。梁大牙说:“那好,不写你,就写我,我写字,不是像你,就要像我。”

    于是就写“我”,一笔一划,既笨又拙,就像不规则排列的干柴棍子,伸胳膊扬腿。尤其让东方闻音忍俊不住的是,梁大牙不按笔画顺序来,撇不像撇,提不像提,有从下往上倒着写的,也有从右往左写的。

    东方闻音说:“梁大牙啊梁大牙,你就是跟别人不一样,用自来水笔知道讲笔画,用毛笔怎么就忘记了呢?”

    梁大牙说:“杀猪杀屁股,各人有各人的杀法。这样写着顺手。”东方闻音严肃地说:“不行,要坚决改掉。”

    梁大牙倒是听话,于是就坚决改掉,学着按笔画顺序。

    旧的问题解决了,新的问题又出现了,那个“我”字在他手下一折腾,就当胸劈开,乍一看,左边是个“手”字,右边是个“戈”字,中间留了好大一块缝隙。东方闻音说:“嗨,你梁大牙还真有灵气,你看你写的是什么?一个‘手’字加一只‘戈’,你的手拿一只戈,就是个‘我’字了。”

    梁大牙龇牙咧嘴地想了想,高兴了,说:“这就对了,我是什么?我是八路军,是个打仗的人。打仗的人不就是手拿戈的人吗?这个你不要批评,我的‘我’就这么写。”

    东方闻音说:“那不行。你得用手把‘戈’握紧啊,你的‘手’就这么离‘戈’几里路远,怎么打仗呢?”

    梁大牙挠挠头皮说:“言之有理。你说对了,咱就听你的。”

    于是又改,把“手”和“戈”连在一起,却又连得过紧,就像紧紧搂住。

    这回东方闻音没再纠正了,随他去。没想到这样就奠定了梁氏的“书法风格”——笔画紧凑,字型细长,并在未来的岁月里逐渐形成一体——“梁体”。这是后话了。

    有了点文化,又会写几个毛笔字,梁大牙就更加神气,连朱一刀和曲歪嘴等人都有点瞧不上眼了,经常批评他们“不动脑子,没有文化”,自己倒是“文化”得像个教书先生,有了一点文化就急急忙忙地想派上用场,连吓唬带商量,硬是把几个中队长的名字给改了。

    梁大队长要给大家改名字,曲歪嘴自然首当其冲。梁大牙对他的那个名字早就不满了,什么歪嘴?分区组织科的同志来给大家造花名册,一听说有个中队长叫曲歪嘴,就感到很犯难,这样的名字能上花名册吗?

    梁大牙对曲歪嘴说:“我给你取个名字,既比曲歪嘴好听,又不坏了祖宗的风水。你的嘴巴是往左歪的,咱们中国,左为大,右为小,左为阳,右为阴,左为乾,右为坤,我看你就叫曲向乾吧,这个名字里面福禄都有了,你小子将来要是当了省长司令什么的,沾的就是这个名字的光。”

    曲歪嘴对梁大牙胡编乱造的话未必明白,但有一条他明白了,曲向乾这个名字比曲歪嘴好听,这是毫无疑问的,于是欣然接受,说:“那我就叫曲向乾。不过大队长你那个鸟名字我看也得改了,梁大牙算啥球名字?我看就改成梁满仓算了,图个吉利,旱涝不挨饿。”

    梁大牙眼一瞪说:“放肆!大队长的名字是你随便改的吗?我这个名字跟你的不一样,我的名字是有讲究的。要改,也得由高人来改,由大学问人改,你还没这个资格。”

    曲向乾同志歪了歪嘴,眨巴眨巴眼睛,不吭气了。

    第二个被改名字的是朱一刀,梁大牙不容置否地对朱一刀说,什么玩意儿,什么一刀两刀的,都他娘的稀奇。改掉,字变音不变,改成朱预道,预备走上抗日胜利的光辉大道。”

    朱一刀挠挠头皮,觉得梁大牙的话像是有点道理,不管怎么说,朱预道这名字是要比朱一刀文雅一些。再说,梁大牙已经发话了,这名字同意得改,不同意也得改,便顺水推舟地作了个人情。

    朱一刀于是更名为朱预道。

    现在的梁大牙倒是很喜欢开会。会前先在烟盒纸上连字带圈带勾弄上几条——第一关于吃稀饭的问题,第二关于枪走火的问题,第三关于李二蛋同志抓俘虏的问题,第四关于洗澡避女人的问题。记分明了,再找个背人的场子,或河边,或屋后,有时还到树林里,独自

    一人,面对青草紫木,脸上眉飞色舞,比划朝气蓬勃,口中念念有词,谈吐头头是道。

    如此几个月下来,再到分区开会,连杨庭辉也对其刮目相看,说这个梁大牙同志真是个有心人,在凹凸山分区这些工农干部中,他是进步最快的。

    杨庭辉很为自己慧眼识珠而高兴,也为自己在险峻时刻能够立足长远力排众议没有杀掉梁大牙而感到庆幸,同时,更为自己的用人手段高超而暗自得意。当初,把东方闻音派到陈埠县,杨庭辉的内心实际上他是捏着一把汗的。那不能不说是一步险棋,而杨庭辉当时仍然不容置疑地趋子前往,可以说是表现出了一种大智大勇,那步棋里渗透了他深邃的哲学思考。他很崇尚汉王刘邦的用人之道。他认为用人之道是所有哲学里面的最高级的哲学。共产党最大的本事就是会用人。实践证明他的这步棋走对了。东方闻音虽然年轻,缺乏实际工作经验,甚至还很幼稚,做别的工作恐怕都还欠把火候,但是东方闻音恰好能约束梁大牙,在当时的情况下,东方闻音是惟一能够对付梁大牙的人,这就叫作以柔克刚,以软磨硬,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否则,哪怕是把张普景那样的老牌政工干部派到陈埠县跟梁大牙搭档,也绝不可能有眼下这样好的局面。那个同志动不动就信仰动机地整,而且认死理,要是整过火了,没准真有可能把梁大牙整到山那边去。

    但是,对于杨庭辉的种种深谋远虑,并非是大家都能理解的。

    第八章

    五

    张普景找到杨庭辉的时候,杨庭辉正在同窦玉泉下象棋,王兰田在一旁观战。见张普景进门,杨庭辉说:“来,老张,快来帮我支一招。这个老窦,棋风刁钻,以退为进,硬是滴水不漏。明明兵临城下了,你看,十几个回合了,我总将不死他。”

    张普景对下象棋不感兴趣,淡淡地说:“玩这个我不在行。老王也是高手嘛。”

    王兰田坐着不动,说:“我不帮谁支招,但我可以给你们点破一下局势。其实红方的严重性不在于总将不死蓝方,蓝方貌似被动防御,但老杨没有看出潜在的机锋。只要停止进攻,蓝方有两步棋,老杨则大势去矣。”

    杨庭辉意外地哼了一声,说:“老王你这是危言耸听吧?我这大后方防守严密,相仕齐全,我看不出险在何处。”

    王兰田向窦玉泉看了一眼,递过去矜持的微笑,彼此心照不宣。王兰田说:“当然,老杨也有一步起死回生的好棋,老窦你让不让说?”

    窦玉泉连连摆手,说:“观棋不语真君子。老王你不能说,你一说破,我惨淡经营的优势就全没了。”

    王兰田很得意,又对张普景说:“老张你来看看,就看红方态势,就动一子,全盘皆活。动的不是地方,再怎么垂死挣扎也回天无力了。老张你能不能看出是哪一步?”

    窦玉泉说:“老张你要是看出来了,你可以说。不过,我料定你这个臭棋篓子看不出来,你要是都能看出来了,我这也就算不上置于绝地而后生的大手笔了。”

    张普景站在一边看了几眼,红方大兵压境,直逼蓝方中枢,而蓝方仅有两马一卒在红方纵深,可以说是轻兵冒进,确实看不出有多少险情。但他更看不出蓝方出奇制胜的招数。看不出个所以然,张普景便说:“我是来找老杨谈问题的,你们玩在兴头上,就改日吧。”

    杨庭辉抬头看了他一眼,见张普景一脸正经,说:“噢,别走啊。谈什么问题?又不是鬼子打来了,能有多大个事?你且耐心等待,鹿死谁手很快就见分晓。老王你别自作高明,我下棋喜欢下险棋,看好,就是这一步,你老窦奈何我不得。”说完,掂起攻入蓝方右侧的那匹马,架在自己的炮位上,挡住了蓝方进攻之车的退路。

    窦玉泉全神贯注在棋盘上,略一思忖,毫不犹豫地吃了杨庭辉的那匹马,慷慨地付出一只车的代价。但是,当杨庭辉隔山一炮打过去之后,恰好松了窦玉泉的马腿,遂用一卒拱掉杨庭辉的一个仰角仕。杨庭辉以为占了便宜,翻过来一炮敲掉了这只放肆小卒,就这一下

    坏了,窦玉泉的一只炮从大后方隔山打过来废了杨庭辉的当心卒,再横拱惟一剩下的那个兵,吃中仕,锁咽喉,迫使杨庭辉的老帅拨边,再用最后的主力那匹马将军,至此,杨庭辉只好推棋认输,哈哈一笑说:“这次不算。我正在运筹帷幄,老张却来干扰。他一说要谈问题,我就很紧张,分心了。”

    窦玉泉也站起身,看了看王兰田,说:“我们是不是要回避一下?走吧。”

    杨庭辉说:“走什么走?都是领导干部,有问题大家一起听嘛。”

    张普景怔了一下,说:“老杨,还是我们两个先单独谈谈吧。”

    窦玉泉和王兰田离开之后,杨庭辉喊警卫员给张主任倒了一碗大叶子茶,两个人便相对而坐。张普景从军装的口袋里掏出一摞材料,递到杨庭辉的手上,说:“老杨,最近我写了个东西,你先看,看完了咱们再谈。”

    杨庭辉在接材料的同时观察了张普景的表情,那张一向严肃的脸上没有表情。杨庭辉便慎重了,捧在手上一丝不苟地看了下去。杨庭辉没有想到,张普景主动送给他看的这份名为《凹凸山的革命将向何处》的材料,居然是一份告状信,里面主要的矛头就是指向他杨庭辉的,不仅有观点,还有事实。材料的下面,赫然落着张普景的大名。

    在经过大量的调查并掌握了第一手资料之后,张普景对照党的各项方针政策,对凹凸山根据地过去和现在的状况都有了翔实的了解。他敏锐地发现,这里存在着相当严重的自由主义、宗派主义、机会主义、军阀主义甚至封建主义,革命的纯洁性和队伍的纯洁性都令人堪忧,这是他所不能容忍的。作为一名政治工作者,他有义务进行斗争。

    杨庭辉一口气看完,良久不语,后来站起身背起手,在房间里来来回回地踱了几圈,微笑着问张普景:“这份材料你打算交给谁?

    张普景毫不含糊地说:“当然是交给江淮军区和分局——如果你同意的话。”

    杨庭辉说:“我没有权力不同意,你也用不着征得我的同意。但是,对材料中的问题,我是有必要进行争论的。你说我一方诸侯山大王,一手遮天,个人独断专行,我不能接受。我一身兼任三职这不是我个人自封的,这是上级任命的,也是凹凸山革命事业的需要。这里面怎么没有民主?重大问题我从来没有自作主张,都是跟同志们商量的。我们党的组织原则是民主集中制,但是在对敌斗争复杂的特殊的环境里,要保证权力的高度集中。权力集中在我杨庭辉的手上,不是集中在敌人的手里。任命干部,指挥部队行动,我们都是开会研究的,有时候还表决。”

    张普景说:“可是,你一身兼任三职,成为绝对权威,无形中对其他同志形成压力,惟你马首是瞻。杨庭辉同志,你利用了你的资历和威望,也利用了组织对你的信任,因此,即便是表决,也并不能真正代表集体意志。”

    杨庭辉说:“那就不是我的问题了,共产党员应该坚持正确的立场,如果说大家惟我马首是瞻,那只能说明,我有能力有资格让同志们接受我的意志。你说权力绝对集中必然会形成独裁,我同意。但是我没有搞独裁,我可以说,凹凸山的权力是高度集中而不是绝对集中,

    高度集中在核心手里,而绝对集中在整个组织的手里。你说我在凹凸山搞个人崇拜,搞宗派,排斥持不同意见的人,重用自己信得过的人,这话言过其实。你有什么根据?”

    张普景说:“下面好多同志都有反映,说是在凹凸山只听杨司令员和王兰田同志的指挥,这不是个人崇拜是什么?陈埠县的梁大牙甚至跟几个中队长暗授机宜,说是要跟着几个人,团结几个人,提防几个人,收拾几个人,这不是宗派主义又是什么?这样的思想绝不是

    梁大牙自己发明的,根源来自上面。你当然要负主要责任。”

    杨庭辉侧过脸来盯着张普景:“梁大牙真的这么说过吗?你是怎么知道的?”

    张普景顿了一下,他不想暴露他给政工干部交代,要大家互相监视的事实,于是含糊答道:“基层的同志反映的。”

    杨庭辉对此倒没有太在意,笑了笑:“这个梁大牙,你说他是个粗人吧,他还有歪门邪道的一套……我承认,在有些问题上,我表的态多了,处理的问题多了,话说多了,给大家树立威信的机会少了,这是事实。但也不能扣上宗派主义的帽子啊。同志内部不搞亲疏,但是,还有个团结方法问题。老张你们在团结上也有问题,看不起工农干部,以一把尺子量人。我还是那句话,没有天生的革命者,也没有天生的革命信仰和觉悟。培养人有一个漫长的过程,操之过急适得其反。梁大牙有缺点,但我看他优点大于缺点,我们要利用他的优点改造他的缺点。但你说梁大牙以杀汉奸为名,借机逛窑子狎妓,我姑息养奸,这有什么根据?梁大牙拿脑袋保证他没有……干那个事,其他同志我也问了,都说没有。”

    张普景说:“他们的话能相信吗?肯定是串通好的嘛。如果没那个不健康的想法,在哪里不能杀汉奸,却偏要在妓院里杀?汉奸是杀了,但是我们八路军的名声也受到了玷污。我是没有证据,但我不会放弃调查。”

    杨庭辉严肃起来了,说:“张普景同志,我提醒你,我们是在战斗,战斗是复杂的。在那样的环境里,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深入虎穴取得了战斗的胜利,我们应该大力表扬,你为什么不看到这一点?”

    张普景说:“抗日也不能不择手段。”

    杨庭辉火了,说:“不择手段也是手段。对敌斗争需要我们采用各种手段。只要对抗战有利,一切手段都是正当的。谁揪辫子找茬,就是破坏抗日。”

    杨庭辉的话说得很重,张普景一时竟然无言以对,只好再打出一张新牌:“梁大牙严重排斥李文彬,出自己同志的洋相,损害同志的威信,这是事实吧?”

    杨庭辉说:“这是事实。实践证明,李文彬是个好同志,对革命满腔热忱,没有三心二意。对敌斗争经验是差了一点,但是有朝气有干劲。我已经不止一次狠狠地批评过梁大牙,要他尊重李文彬。看来他做得还不够,在这个问题上,我们都要重锤敲打梁大牙。”

    张普景说:“老杨你别搪塞,在梁大牙这个问题上,你确实是过于迁就的,上次梁大牙擅自带人到蓝桥埠给汉奸朱恽轩祝寿,这么大的事情,影响极坏,可是我们仅仅只浮皮潦草地警告一下就完事了。这太过分了,也让人实在不好理解。”

    杨庭辉略微沉吟片刻,说:“老张,这个问题是个问题,但是我跟你说,像梁大牙这样的人,你说对他怎么办?调教好了他是一个好干部,操之过急就适得其反。我们当初决议让他到陈埠县去,就是做好了思想准备,允许他犯错误。我不是不主张处理,只是主张暂时不作严肃处理,这笔账我们给他记着,时机成熟了,再收拾他。”

    张普景穷追不舍,说:“他不是犯错误,而是犯罪。给汉奸祝寿,这是个原则问题。”

    杨庭辉说:“朱恽轩不是汉奸。王兰田同志已经派人调查过了,朱恽轩给鬼子当维持会长,是不得已的事情,他帮老百姓做了不少好事。”

    张普景说:“这个道理说不通。接受伪职,就是汉奸。如果我们的每一个八路军大队长都去向汉奸维持会长感恩戴德磕头祝寿,那我们的工作还怎么做?”

    杨庭辉多少感到有点理亏,想了想说:“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嘛。梁大牙的情况比较特殊,那个朱恽轩对他有再造之恩。当然了,这件事情肯定是不对的,但是我们不能要求梁大牙昨天参加八路军,今天就把觉悟提高到你我的水平。就那么点事,我们就把梁大牙毙了?那恐怕更不合适。我的观点是,还是慢慢来,如果再发现梁大牙有类似的混账行为,那就严惩不贷,杀头都可以。但是,眼下正是用人之际,我们要允许同志犯错误,也要给同志立功赎罪的机会。”

    如此一说,张普景就没有话说了。

    杨庭辉又说:“严格的讲,凹凸山的部队是有一些问题,有拿老百姓东西的,有酗酒打架的,有开小差的,也有搞腐化的。但是,我的同志哥,你要看到,我们的队伍是由农民和小作坊小煤窑工人组成的啊。现在是统一战线时期,我们应该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抗日。我没有那么多像你这样既有丰富的革命理论、又有高度革命觉悟的人来组成我们的部队。昨天他们还对革命一无所知,今天他们却为革命来战斗了,他们未必有明确的革命信仰,但他们可以为革命去流血去牺牲。他们是不懂得革命理论,但他们干的是革命事业。我们是先培养他们革命理想,等他们学懂了《共产党宣言》才来打仗呢,还是让他们先扛起枪杆打击敌人呢?我的看法是,应该让他们先投入到斗争当中。至于革命觉悟,可以在实践中提高。今天他不是个革命者,明天他们有可能是最先进的革命者。老张你同意我的观点吗?”

    经过几轮交锋,张普景渐渐地就有些泄气了,但是,他提醒自己,绝不能后退。杨庭辉这个同志是一个老资格的根据地创始人,是一个受过文化熏陶的领导人,他不仅有丰富的斗争经验,也有演讲煽动的才能。他的话说得滴水不漏,但是,他在狡辩,他在迂回,他是利

    用凹凸山的特殊性取代原则的严肃性,他用客观理由和实用主义态度削弱了主观能动作用。他就是要维护他的绝对权威,形成以他为核心的领导体系,所以他大量重用诸如王兰田、梁大牙、宋上大、安雪梅、姜家湖这样对他惟命是从的人,而排斥来自江淮军区的领导干部。即便你说得再动听,你也否认不掉宗派这个事实。梁大牙这样的人不是不能革命,也不是不能改造成革命者,但是,如此突飞猛进地提拔并且放手使用,让其感恩戴德,这就是宗派主义的思想在起作用。

    张普景说:“老杨,我的批评你可以不接受,但我坚持。这些问题我今天提出来了,不是空穴来风信口开河。凹凸山根据地靠我们大家建设,我们应该有更高的标准。”

    杨庭辉说:“我不否认你的正直和正义,你的批评有合理的地方,我要引起反思。君子坦荡荡,你能把这份材料让我过目,说明心中无鬼。把材料送到军区和分局,那是你的权力。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张普景说:“我跟你说实话吧,我并没有当真想把这个东西交上去,因为有些问题是存在的,有些问题证据还不是很充分,只是凭直觉和预感。我想我应该把这种直觉和预感向你通报,引起注意。我看是不是可以这样,我们两个现在不去争论是非问题,我们再冷静地思

    考一个阶段,再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

    杨庭辉却说:“不,既然问题已经挑出来了,就要解决,这也算是开展思想斗争的一种方式吧。我不能对同志的批评采取漠然态度。我建议,让政治部的同志把材料抄写几份,分发到大队和营以上干部的手上,大家都参与讨论。”

    张普景深感意外,并且惶惑:“这……这不合适吧?我们领导人之间的争论,用不着沸沸扬扬,这样会引起混乱的。”

    杨庭辉说:“这是光明磊落的事情,这份材料虽然主要批评了我,但是它涉及到整个凹凸山的工作。有些问题,子虚乌有,但是可以敲敲警钟。有些问题,程度不同地确实存在,大家都要重视。”

    张普景仍然困惑,他闹不清杨庭辉为什么在很短时间内就变了态度,更闹不清这态度变化是为了什么?尽管张普景始终认为自己问心无愧,但是,由杨庭辉提出来把争论面扩大开来,他还是难免有些狐疑。任何人做任何事都是有目的的,老杨这个人做事就更是有目的的

    了。他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目的呢?

    可是后来发生的事又似乎没有什么异常情况。既然争论是张普景引起来的,杨庭辉又坚持要开展争论,张普景就没有退路了。当然,他也不会退缩。张普景提出,争论一下未必是坏事,但为了维护领导层的团结和稳定,防止不必要的思想混乱,争论面不宜过大,在分区党委和特委成员中争论就行了,材料也不用政治部的同志抄写,一千多字,他自己再抄写四份,发给王兰田、窦玉泉、杨庭辉、江古碑,大家调查研究三天,三天后讨论。

    讨论结果出乎张普景的意料,杨庭辉在正式的讨论会上几乎一句没有重复他跟张普景面对面争论时说的那些话,而是率先态度诚恳地作了自我批评,说这些年主要精力用在根据地建设上了,放松了学习,也确实有忽视政治思想的倾向,主观上没有搞宗派主义的思想,但

    在部队和基层有了这个苗头,他这个主要领导人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要对部队进行一次思想教育,反对宗派主义、反对军阀作风、反对纪律松弛现象、杜绝腐化堕落行为,等等。并提出,坚持民主集中制,加强基层党支部的作用,连队和中队政治指导员有权向上级反映同级

    干部的问题。

    杨庭辉带了这个头,就为讨论会扭转了调子,成了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会议,而且自我批评成为主流。

    杨庭辉的自我批评令张普景在意外的同时,还暗自负疚。这是怎么回事?我对于同志是不是过于苛求了?我是不是过低地估计老杨的觉悟了?我是不是又在犯极端化的错误?实在想不明白了,甚至不敢再想下去了。

    在这样的氛围里,张普景自然也作了自我批评,而且是诚意的,绝不是敷衍塞责的,批评了自己怀疑同志的狭隘,不正视客观实际务虚不务实的飘浮作风,以及乱扣帽子伤害同志,等等。为了团结,张普景又主动提出,鉴于有些问题证据不足,要求大家把分发到各自手中的材料销毁,以免影响部队的情绪。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徐贵祥作品 (http://xuguixiang.zuopinj.com) 免费阅读